ABOUT RELY-MEASURE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使用说明 >

旋涡中的货拉拉在西安打过几场官司……

发布时间:2021-03-18 14:28 作者:job竞博官网

  3月3日,备受关注的“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案”公布了调查结果。据长沙警方通报,当事司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批捕。同一天,货拉拉再次为该事件致歉,并称“正在全力推进各项安全整改工作,相关进展会及时向大家公布。”

  在舆论的旋涡中,货拉拉被起底的问题包括:缺乏安全保障、审核不严、司机私下议价、维权索赔困难等……这些问题已不是第一次发生,遗憾的是,并未能引起重视。安全预警的缺失,最终付出的代价是一个年轻的生命。

  开车上路事故难免。对同城货运的老大——货拉拉来说,卷入交通事故的纠纷亦不稀罕。

  2019年3月4日下午,许某通过货拉拉APP下单,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附中(太白校区)拉货,途中,司机王某操作不当剐蹭了一辆雷克萨斯。许某在学校工作,而被剐蹭车辆为校领导所有。随后,自行给领导垫付4260元修车费、后续索赔无果之下,许某在2020年把司机王某、八匹马公司(货车所属方)、货拉拉西安分公司都告上了法庭。

  或许早已胸有成竹,被告货拉拉西安分公司没有出庭,而是提交了书面答辩意见称,自己不是货拉拉平台的经营管理者,因此下单客户和自己不存在法律关系。这里要说明一下,货拉拉西安分公司是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,后者是货拉拉APP的经营者。

  这起案子确实不好追究货拉拉责任。毕竟出事都是找保险公司。已收到理赔款的八匹马公司没有和车辆承租方朱某某、司机王某等协调好,导致一直没有赔付。

  经法院审理,货拉拉APP的经营者为深圳货拉拉公司,仅向客户提供中立、独立、免费的第三方信息中介服务。保险公司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,并由收款方八匹马支付。

  因此,法院判决八匹马公司向原告许某偿付保险理赔款4260元及利息。其他三方无责,“货拉拉在本次事故中不存在过错,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。”

  在西安这起官司,最终以保险赔付告终。不过,不是每一起纠纷,货拉拉都能全身而退。

  有报道称,2018年11月末,广州一位老板从货拉拉平台下单,想把货物运到深圳,并派了两个员工跟车。途中发生交通事故,车上三人受伤,伤势最重的一名员工医药费花了20多万元。索赔无果后,这名员工把司机、货拉拉、车辆对应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。

  一审判决中,法院认为司机没有规范驾驶,负事故全部责任司机不具有普通货运从业资格证书,车辆无营运证,货拉拉没有做好审核,应对赔偿义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。

  对此,货拉拉不服,向深圳市中院提出上诉,请求改判自己不承担补充清偿责任,理由之一是自己只是一家货物运输信息中介,不代表运输交易的任何一方。

  二审满足了货拉拉部分诉求,承认货拉拉不是司机挂靠单位,只提供中介服务。但法院认定跟车员工属于这次运输的交易标的,货拉拉需要保障随车人员安全。最终,法院判定货拉拉要对司机赔偿义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,但只限定在50%,只赔偿约16.5万元。

  翻阅法院文书,我们发现,在涉及货拉拉营运车辆事故纠纷中,来自货拉拉司机与保险公司占了相当大的比例。例如,2019年在西安的另一起官司。

  2018年5月,司机高某接到货拉拉平台派单,从西安郭杜往浐灞给潘某运输套丝机。运输中,在卸货一台套丝机时,高某右胫骨骨折。2019年,高某将潘某、广州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赔偿医药费、误工费等合计70342元。

  审理中,高某提供了货拉拉信息服务协议,但货拉拉深圳分公司认为,协议附则明确载明搬运费由运输人与托运人自行协商价款,司机高某应自行承担责任。同时,货拉拉提供了司机、用户服务协议,自称仅提供免费中介信息,与高某、潘某不存在其他法律关系。

  法院认定,货拉拉承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高某在为潘某提供劳务中受伤,潘某应承担赔偿责任高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也应承担过错责任,判决潘赔偿高64962.89元。

  因为摩擦不断,货拉拉卷入的官司和投诉甚多。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涉及货拉拉和平台司机的交通事故判例超过100起另据黑猫投诉,截至3月3日,涉及货拉拉的投诉3309条。

  对都市人来说,搬家/货运是一件麻烦事。搬家/货运又是一个古老的行业,这个行业既有做了数十年的老牌公司,也有在车上挂个广告牌接单的个体户。相比牛皮癣一样的小广告,人们更喜欢正规的大平台。所以,货拉拉能迅速成长为行业佼佼者。

  2013年,同城货运平台Lalamove在香港创办,短短七年之后,货拉拉的业务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,港台及海外21座城市,全平台月活司机48万,月活用户达600万。

  说个题外话:货拉拉迅速成长的轨迹背后,创始人周胜馥的发家史充满传奇色彩。他是香港学霸、澳门赌神,还是创业精英。周胜馥曾是香港新界第一个十优状元,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物理学和经济。2002年以后,打了七年德州扑克实现财富自由。

  虽然,这个行业里有快狗打车、省省回头车、云鸟司机、GoGoVan等一众平台,但从市场占有率看,他们都不是资本宠儿——货拉拉的对手。

  货拉拉身后站着一长串投资方,其中包括红杉资本中国、高瓴资本、顺为资本等投资大佬。目前,货拉拉的估值达100亿美元。

  呈现在货拉拉面前的,是一个超过万亿元规模的庞大市场。但是,搬家/货运行业的鱼龙混杂,并没有随着互联网和资本介入而消失。当用户在手机上下单时,也并不一定会意识到:货拉拉,其实并非搬家公司,只是一个撮合交易的中介。


job竞博官网
Copyright © 2018 job竞博官网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捷搜网络
网站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及时通知,我们会及时更换!